七月,似是故人来

作者:杜金健来源:集团总裁办公室 日期:2018年7月2日 16:45
六月匆匆而去,七月款款而来。我在其中,自在独行?是自在,也不自在。人生路上,举一盏孤灯,独自前行。所有的喜怒哀乐,都成了六月的雨,霖铃。所有的未知都成了七月的艳阳,灼热。
是的,如一团火,燃烧在心间,炙烤着所有的薄愁轻绪。不知道是不是化作一朵云飘走了,还是成为一阵风过去了?枝头油油的碧,倒映着天空淡淡的蓝,果子将熟未熟。我摘不到那些果子,只能将那一树绿荫占为己有。
大树底下好乘凉,奈何夏天的风怎么都少了几分清爽!一丝两丝的凉意早已叫阳光驱散了,层层热浪席卷而来,整个人似乎都融了、化了。可是,不。人在,在挣扎,在煎熬,在徘徊。总盼着一缕清爽的风,拂去所有的烦闷。风来了,雨也来了,还有闪电,更有雷鸣。似乎,这个世界容不下纯粹的静好。
算了,嚣嚣尘世岂有不热闹的?繁华自有去处,凄冷也有时节。夏天,不适合凄冷。七月,不适合静好。六月的蠢蠢运动早已被七月捺住,七月的阳光烫人。我的心已经被烫出水泡,不知道会不会结痂?
所有的伤口都会结痂,所有的结痂都会脱落,疤痕却从未消逝。它们呈现出种种绮丽的姿态,似乎是在博取眼眸的宠爱。但是,不,没有目光愿意为之停留。即便那伤疤再华丽,也没有人愿意揭开。眼角余光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瞥向它,宁愿去凝视一片空白。或者,干脆闭上眼睛。
眼睛可以闭上,却无法阻止耳朵去聆听,似乎那些伤疤会喊、会叫、会说话。原来,所有的疤痕都能震破我们的耳膜。既然如此,随它去吧。没有地老,总有天荒。终有一天,耳朵会听不见它的喊叫,心不会再被其灼伤。朝云暮雨心来去,七月似是故人来。紫薇含苞待放,荷花映日更红,莲子无心亦苦。我不想“采莲南塘秋”,我只想看“接天莲叶无穷碧”。能如愿吗?荷塘月色不知纳入了谁的眼眸?我眼中只有四堵白墙。
十里芰荷香,隔着森森的墙壁,便是天涯海角的距离。我闻不到荷花香,却闻到了一丝烦郁。如此刻窗外的阳光,一半儿粗暴一半儿温柔。那云彩想是心里捉摸不透,也不敢太过靠近,又不敢离的太远。太阳若心情好了,它也可以偷个懒、撒个欢。太阳若心情不好,它变戏法儿似的马上换了一身黑袍,衣摆轻轻一掠,整个天地都暗了。
是雨?是晴?还得问问七月!七月一边惦记着六月的柔情,一边期待着与八月的重逢。一高兴阳光遍地,一蹙眉乌云蔽日,确也叫人捉摸不透。就好比是人的心思,深不可测,怎么去猜度?
既然猜不透,不如不猜。它爱笑便笑,爱哭便哭。我也不上前去讨什么没趣,我自备一把雨伞。晴天便遮阳,雨天便挡雨。若实在是风大打不住,我就由得它去。反正,七月不会整天这么跟我耗着,八月一露脸它就落跑了。

所属类别: 产业要闻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七月随笔 

天天会员报资料